你的浏览器已禁用javascript,请启用javascript,否则网页将非正常运行!
slwp Better angle to watch

当前位置:首页 >专业资讯>登山文化

川藏队的故事 · 罗日甲:高山上的摄影师

2017年03月21日 所属:登山文化


他们是山友们在雪山上最忠实可靠的攀登伙伴;

他们曾从你的身边走过,帮你铺设路绳、搭桥修路;

他们在营地起早贪黑、烧水做饭;

他们扛起相机为山友记录艰辛而精彩的登山过程;

他们每年在雪线上来来回回,带领山友向着雪山之巅前进...




WORKING

川藏队



姓名:____罗 日 甲______

职位:____攀登队长______

编号:____02_____


中国登山协会  高山向导

四川省登山户外运动协会  户外指导员

国际野外医学协会(WMAI)  野外急救员


从业13年,个人首登奥太美,登顶2次、婆缈峰1次;带队登顶雀儿山20多次、慕士塔格峰9次、半

脊峰10余次、雪宝顶1次、田海子1次、金银山1次、四姑娘大二三峰和奥太娜干次;探路考察贡

嘎山区、格聂峰、雅拉雪山;多次参上述区域的山难救援工作。




罗日甲是川藏队最早的一批成员之一,可算苏队的左膀右臂。记得在奥太娜雪山,下山

的时候,罗队指着右边的山体回想起三奥雪山协作队最初的培训场地,一晃都13年了。



从黑水大山走出来的这些藏族兄弟,个人的成长同队伍的壮大和家乡的发展一并刻画在

岁月里,当微风拂过三奥的山巅,红叶开满八家寨的山头,有时候回望来时的路,我们

最感激的大概是故事里风雨同舟并肩前行的伙伴们。



罗队的家正对着奥太美雪山,在八家寨的半山腰上,我们去的时候荞麦花开得正艳。这

里视野开阔,春望新绿,夏树林荫,秋看红叶,冬照暖阳。屋子下方的田地里刚收割了

今年的粮食,种玛卡的土地也在其中,旁边还有自家的核桃树。

夏季


冬季


坐在露天的院坝里,喝着山泉水泡茶,阿妈拿出馍馍和自家灌的香肠,我不说话埋头狂

吃,不禁盗用东坡先生之言:与谁同坐?青山香肠我。真是文人的山居田园牧歌式情怀

让我在这里找到归宿,于是我跟罗队说你家可以做客栈啦,休闲度假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罗队笑笑,那种标志的温良谦恭的笑容。我知道其实对于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他们,更多

考虑的是生活本身。一场冰雹可能毁了一年的收成,一次普通的疾病可能威胁着家人的

生命,通往家门的路常年得不到修护等等。



这些考验伴随着阳光雨露,让一个男孩迅速成长为一个男人,肩负起家庭的责任。我一

直在想是有何种福报才能住在这神仙居住的地方,谁可知命运为每个人安排了怎样的奇

遇呢。



少年罗日甲


还在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罗队生了一场大病,后来便没再上学。11岁跟着大人去山里

挖羌活(一种药材)。12岁跟着大孩子去山里打猎。每年秋收过后,十一二月闲来无事

便是打猎的最好时间。




猎狗跟着人,在山林间寻找岩羊,火药枪不长眼,眼疾手快更需要强健的体魄支撑。可

12岁的孩子,又矮又小,跟不上步伐掉了队。太阳快落山了,冬季山林里雪厚,冻得人

瑟瑟发抖,又因为追猎物跑太远而找不到回去的路,罗队说那可能是他第一次在山里感

到恐惧。我们在登雪山时可能也像这样的小孩,因为对环境的不熟悉而顿感无助。




后来年龄稍大一些,便开始外出打工。罗队长得高大,为人温和,从开始参与藏区的国

家电网路网改造,到后来在林场采林,一干就是三年。他记得有一年挣了4500元,在当

时算一笔不小的工资,买了人生的第一件水獭皮衣服,高兴坏了。




大山之子

大 山 之子大山同样哺育了它的子民。从小在山上长大的罗队,打猎、放牧、挖药都很在行,对地

大山同样哺育了它的子民。从小在山上长大的罗队,打猎、放牧、挖药都很在行,对地

形地貌、天气状况的熟悉,以及良好的体能,使得他们天生就是户外达人,加入川藏队

更将这种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2003年7月,罗队第一次带队雀儿山,见惯了山林美景的他,也被雀儿山的变幻壮丽所

震撼。05年第一次去慕士塔格峰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跟我们大多数山友一样,罗队也高

反得厉害,但为了探路,再苦再累再难也坚持下来。




05年8月,罗日甲跟着苏队去爬婆缈峰,这座高海拔大岩壁的山峰攀登难度非常大,在

当时乃至今天都算一大壮举,因为我们的三个藏族小伙子,当时穿着军胶鞋登顶了。罗

队回忆说爬完山回来一周手指都还是麻的。



再后来,川藏队考察了四川地区的许多山峰,在这些山友们耳熟能详的山峰上,都留下

了罗队的身影。羊满台、中山峰、贡子峰、金银山、雅拉雪山...这些闪闪发光的名字,

代表着攀登的技术和难度,代表着攀登的神圣和信仰。在一次次地探路、攀登中,罗日

甲逐渐从20岁出头的小伙子长成而立,并成为川藏队优秀的攀登队长。



现在,罗队也时常带着两个儿子,爬爬家后面的山,训练他们坚毅的性格。如今的孩子

不像当初在山里跑大的他们,生活富裕了,出门有车,平时大部分时间又在学校读书,

只有寒暑假回到家。与大自然的连接,一代代也不能遗失。



高山上的摄影师


川藏队十四年,出产了大量精美的雪山大片,广为流传在国内山友圈。你们知道这些大

片多数出自谁之手吗?没错!就是我们的罗队!



他可是真正的高山摄影师啊,不只是协作,不只是攀登队长,今天我们来好好欣赏一下

罗队的摄影作品。用心若镜,我一直觉得,从一个人的视野可以看见一个人的灵魂。这

里是一个人对雪山的理解,对攀登的理解,对世界的理解。



被罗队“玩儿坏”的慕士塔格峰,哈哈。



也玩玩儿自己:)



见惯了大江大川,还能捕捉这些微小的存在,不正看出罗队细腻及美好的心灵吗。我还

看到他拍的自家的花花草草,及家乡寨子的美景,都是一些用心的记录。



试想我们在爬雪山时,折腾得要死要活的,只要能安全回到家就算万幸,而在高山上拍

摄,需要多余的精力和体力,要不是像罗队这样既拥有优秀的攀登素质,又懂拍摄的队

长,好多队员在山上留个像样的影儿都难说。



影视替身


2014年,罗队参与了电影《七十七天》的拍摄,该片讲述了单人单车走羌塘无人区的故

事。罗队作为主角的首席替身,在青海昆仑山脉、可可西里等地区拍摄了两个多月。



爬山涉水不在话下,艰苦的活儿都是我们的幕后英雄完成的。


 


比如推车涉水过冰河,在高原,这水其实非常非常冷。



现场条件很艰苦



与导演兼主演的赵毅、台湾摄影师李屏宾合影



家中顶梁


走过了很多地方,最终还是要回家。

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罗队还有两个姐姐。家里老父母跟罗队一家生活在一起。



老父亲善手艺,周边寺院或人家佛堂会来罗队家订做喇叭。这种一对的法器,手艺好坏

直接影响音质,所以特别考验手艺人的功夫。我特别要求去看了老父亲的工作间,得知

罗队也从小跟父亲学习,便要求他现场演示了一番。



专心致志的神情很动人。眼到手到心到,也许任何事,不只是爬山,都是相通的。所以

认真用心的人,做什么事都不赖,罗队就是这样的人。看看他自己打的这些多精致。



罗队还自己种植玛卡(富含高单位营养素,对人体有滋补强身的功用)。他跟我描述了很多

种植的时令季节、一些栽培的方法和遇到的困难等等,十分详细,不禁让我想起《故道

白云》里描写佛陀在树下为弟子讲解,讲的什么呢,讲的是一个牧童如何放牛的。 大概

有些异曲同工之处。一个人做起事来有条理,善用各种细微的因素和差别,特靠谱。


在玛卡幼苗棚里


长势很好的玛卡


收割玛卡


罗队家院坝里晾晒的玛卡


对罗队来说,登山以外的收益,主要就是靠这些农作物、山里挖的药材,像玛卡、虫草

羌活、大黄...现在朋友们通过微信联系罗队,很方便就能购买。



朝圣拉萨


罗队最大的心愿是带着父母去拉萨朝圣。去年,他的这个愿望实现了。




罗队、三基木队长和他们的发小,三家人,一起去了圣城拉萨,圆了老父母的心愿,也

是每个藏族人虔诚的信仰。




这种细水长流家庭和睦的幸福真的让人羡慕。加入川藏队13年来,每年在山上辛苦几个

月,虽然累虽然苦,但一想到家中的妻儿老小,还是尽职尽责尽本分的做好自己应该做

好的事。




一个靠谱的攀登队长,理应如罗日甲一样,胆大心细,担当尽责,成熟稳重。愿满怀不

变的信仰,感恩命运的赐予,罗队和川藏队,能带领更多的山友实现雪山梦想,祝福每

一位山友平安快乐!扎西德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