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已禁用javascript,请启用javascript,否则网页将非正常运行!
slwp Better angle to watch

当前位置:首页 >专业资讯>雪山成长记

雪山成长记·子君 | 一个都市女白领的雪山成长故事(下)

2017年03月21日 所属:雪山成长记




雪山成长记

记录每一个有梦想和情怀的人

与山峰的相遇



◂本期分享嘉宾:韩子君▸





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

我是韩子君,

非常高兴能和大家在川藏队做的“雪山成长记”平台上和大家一起聊聊天。

川藏队的这个分享会的主题叫“雪山成长记”,

所以今天我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的雪山成长故事。





2015年珠峰,死里逃生



▇1珠峰大本营


珠峰南坡大本营大概有一到两公里的长度,就这样分散在孔布冰川旁边。

(冰川之上的珠峰南坡大本营)


每天都能听到轰隆隆的冰川裂开或者是冰崩雪崩的声音。在马纳斯鲁,住在大本营的时

候,每天也是这些轰隆隆的声音,所以已经习以为常了,因此来到珠峰南坡,再听到这

些声音,已经完全可以处变不惊了。


▇2灾难前的片刻安详


时间倒回到地震之前的一个多星期,这是我们在加德满都所有的队员,去旅游部拿完我

们的珠峰攀登的许可证时候的一张合影,但是很遗憾,这张照片里面的人,再也没有那

么齐了,因为里面有队员已经离开了我们。


4月24号,雪崩发生的前一天,我们的营地在举行煨桑仪式,在每攀登一座雪山之前,

藏族向导或者是夏尔巴都会举行这样的祈福仪式,为每一个攀登者祈求平安和顺利。当

时大家还是欢声笑语,带着满满的憧憬,因为两天之后我们就要出发开始第一次正式的

拉练了。







但是所有的梦想和幻想都在第二天的地动山摇中改变了。


▇3尼泊尔地震,珠峰雪崩


当时是尼泊尔时间4月25号中午11:56,正是吃午饭的时间,所以大家都在餐厅帐前等着

吃午餐。大家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发呆的发呆,突然地面开始晃动,当时我的第

一感觉是雪崩了,完全没有想到是地震,但是继而觉得又不像是雪崩,因为雪崩会先有

声音然后才是晃动,而这次只是晃动没有声音,当时所有人都跑出帐篷来了,看具体发

生什么事情,而我感到发生这么大的地震,肯定会引起雪崩或者冰崩,当时大家都很紧

张,都在担心看哪里会有冰雪落下来。


当我们环顾四周,回过头来的时候,就在我们的后面,整个天都是白色的,差不多有一

百多米,像雾一样的一个白色的巨浪向我们卷来,所有人都在四散奔逃,当时来不及害

怕,因为时间非常短,大概只有两三秒钟,完全是人的本能,就往雪崩来的相反方向跑

我大概跑了两三步,好像后背上有人重重地推了一下,就摔倒在地上,当时的感觉就是

窒息,非常非常强烈的窒息感,然后整个后背特别疼,噼里啪啦的好像在下冰雹一样的

有很多东西砸在我的后背上。


▇4窒息感


出于本能,我把整个身体完全收紧,用肌肉在保护着自己,因为之前在上课的时候学过

一些雪山的知识,用手埋住头形成一个三角形,如果被埋的话,能给自己留出一个呼吸

的空间,但是我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窒息,因为整个空气中有非常多的粉末,没有办法

呼吸,等我快要喘不过气来,快憋死的时候,突然就停下来了。


回国以后,查了一些资料,知道人有窒息感,一方面是由于有很多的粉末雪末颗粒,会

影响呼吸;第二个是因为雪崩带来的气浪速度非常的快,差不多有九十几米每秒这样的

气浪速度,它会快速的带走空气中的氧气,所以会有很强烈的窒息感。


这几个人都是我的队友和朋友,他们横七竖八的,躺在我的面前,每个人都很痛苦,有

的人浑身是血,连脸上都是血,然后在不停地呻吟着,非常的恐怖,当时我感觉好像穿

越到了一个灾难片的现场,整个人都被惊到了,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雪崩停了之后,我就趴在雪地里面,那个时候人也清醒了。当时我就觉得整个后背特别

疼,但是手和脚活动了一下,觉得不是很疼,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然后就爬了起来,

因为那种疼痛,我知道肯定不是骨折,如果骨折的话一定会更疼。

(刚从窒息感中清醒过来的我)


▇5灾后救援


这个时候,一些劫后余生的向导、队员和没有受伤的人,从雪里很快的爬起来,我们的

向导迅速的检查每个队员的情况,然后把受伤的队员集中起来。很多人当时认为是珠峰

的雪崩,后来才知道,其实并不是从珠峰上面下来的雪崩,而是珠峰对面的一座七千米

的山峰,上面发生了巨大的冰崩,特别幸运的是,落下来的冰和雪以及岩石,并没有直

接砸到我们的营地上,而是先砸到了山脚下,然后掀起来的气浪袭击了整个营地。


受灾最严重的是靠近中间的部分,也就是我们这块儿所在地是受灾比较严重的。我们团

队一共有五个人遇难,我们旁边的团队有九个人遇难,整个事故一共有十九人遇难,我

们这两个团队就有十四个人遇难,可见我们这两个营地是受灾最严重的,整个珠峰大本

营当时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帐篷都被连根拔起,掀出去了所有东西,帐篷鞋子乱七八糟,

所有东西都飞到几十米外。


灾难发生之后,我们受伤的伤员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救援,因为珠峰大本营是一个

三面环山的地形,唯一的进出口是一条狭窄的山路,在地震和雪崩之后,唯一的道路也

被巨大的塌方和泥石流阻住了,所以整个珠峰大本营就像一个孤岛一样,只能靠直升机

来救援,但是25号地震雪崩之后,天气特别不好,阴沉沉的,下着雪,直升机没办法进

来,所以当天我们就只能在营地上自救。


李建宏大哥,他当时是在另外一支中国队,在出事的第一时间他就下来,检查所有中国

人的情况,然后用卫星电话向国内报平安。


珠峰大本营每年在四五月份的攀登季节,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一些医务工作者,组成一

支志愿者队伍,在大本营上进行医疗救治,所以灾难发生之后,这些医疗志愿者在第一

时间集中起来,他们非常专业和高效的,也很敬业的救助这里的人。


因为当时已经知道尼泊尔发生了很大的地震,考虑到这个国家的国情,我认为整个国家

都将会乱成一团,那个时候可能没有人会想起,在珠穆朗玛峰的山脚下,还有一群人被

困在这里,所以那个时候才比较害怕,而且躺在帐篷里等待救援的时候,不停地有余震

还有雪崩的声音,那个时候,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身处危险之中,但是却无能为力,没有

任何办法去逃生,这种时候才是真正的恐惧。所以那个晚上,我彻夜未眠,一个是害怕

因为差不多每隔一小时就会有余震,有雪崩,我一直就靠耳朵听雪崩落下来的声音,来

判断危险离我是远还是近,以及是从哪个方向上来,我是否需要迅速跑出去逃生的。第

二个就是那天晚上特别的寒冷,我和我的两个队友,还有我们的一个向导,我们四个人

捡到一条棉的睡袋,搭在腿上,那个晚上特别冷,因此又是害怕又是冷的,一个晚上几

乎都没睡。




▇6希望的曙光——直升飞机


4月26号早晨,大概尼泊尔当地时间6点钟左右,第一架救援飞机飞到了大本营,所以当

我在帐篷里面听到外面有直升飞机轰鸣的声音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冲出去了,因为那个

时候知道我们有救了,就特别的开心很激动。


在珠峰大本营,我们撤离的时候,都是按照受伤情况的轻重缓急,重伤员先上飞机先走

然后轻伤员,以及还没有受伤的人其次。在出发之前我们都会被集中到一个帐篷里面,

检查血氧、血压,检查身体的基本情况,然后我们才能上飞机。


直升飞机有两排位置,一般能坐四到五个人,但是当时为了救援,除驾驶员的那排位置

后面一排的位置全部被拆掉了,大家都是直接坐在那个驾驶舱的地板上的。


离开珠峰大本营之后,我们并没有直接飞加德满都,而是飞到下面海拔四千九百多米一

个叫Pheriche的一个小村子。从珠峰大本营飞到Pheriche大概八九分钟,所以这架飞机

把我们放在这里之后马上就再飞上去,运输其他的病人,Pheriche这里有一个很小的医

院,有一些世界各地的志愿者,一些医务工作者在这里救助大家。当时这里所有的客栈

全部都腾出来给受伤的人使用。




离开了Pheriche,我们换了一架直升飞机,飞到Lukla,在Lukla,我们换了一架更大的直

升飞机,飞到了加德满都。让我觉得特别伤心的是,因为当时地震之后,我们整个队伍

的所有人都被分散在不同的帐篷里面,所以不是很清楚每一个人当时的状况,是否还活

着?是否受伤?受伤的情况如何?都不知道,但是在Lukla上飞机的时候,一上飞机我就

哭了,因为发现这架飞机里面有一大半都是我认识的人,有我们的队友也我们队伍的夏尔

巴,然后看到大家受伤很严重,所以那个时候就忍不住哭了。

 


在加德满都坐救护车去医院的时候,看到加德满都整个城市很多房屋都倒塌了,一些当

地的人在街上披着的毯子,破衣服,塑料毯子,流离失所,然后我看到也特别难过。


回到加德满都以后,整个城市几乎是断电断水,通讯网络也时有时无,反倒是在加德满

都,我与国内失联了,所以在那样一个很混乱的情况下,能得到一些简单的治疗,而且

一日三餐基本上无论是在医院里面吃到的免费的餐,还是在街上和那些灾民一起领到的

免费的饭,我都对这个自己的国家正遭受着这样的巨大灾难的时候,还能对我们这些外

国人,对每个人都尽量的去照顾,所以我对这个国家是心存感激的,很感谢这个国家,

感谢这个国家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可爱的人民。


点击链接阅读全文 ➪http://mp.weixin.qq.com/s/GF7Gopkw95Xpetv9r6f-N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