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已禁用javascript,请启用javascript,否则网页将非正常运行!
slwp Better angle to watch

当前位置:首页 >专业资讯>登山文化

雀儿山传奇|满足你对一座雪山的所有想象

2017年04月06日 所属:登山文化



儿山藏名“措拉”,意为大鸟羽翼。主峰海拔6168米, 位于德格县境内。它北衔莫拉山,南接沙鲁里山,山区海拔5000米以上山峰有数十座之多,是康藏交通的要塞,四川省第四高峰。

摄影:青衣佐刀


从国道317公路边

玉隆拉措景区徒步进入,

大约两个小时,

便可来到传统的雀儿山登山大本营,

沿途风景非常漂亮。

德格县境属青藏高原东南缘,

横断山系沙鲁里山脉,

地形复杂,

最高点为绒麦峨扎山峰(雀儿山),

海拔6168米;

最低点是和白玉县交界处的丁都桥麦曲河口,

海拔2980米,

全县相对高度3188米,

平均海拔4235米,

全境以雀儿山为标志,

将德格县分为东北、西南两大部份。


摄影:青衣佐刀


境内有冰川30多条,

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峰30余座。

德格县境内河流以雀儿山为分水岭,

形成东部的雅砻江水系,

主要河流有

雅砻江水系的巴曲、玉曲等12条支流。

西部的金沙江水系的色曲,麦曲等5条支流。


德格是康巴藏文化的核心区,

拥有“康巴文化发祥地”

和“格萨尔王故里”两大文化品牌。

德格印经院是迄今中国最大的藏文印经院,

素有“藏民族文化宝库”之称;

南派藏医药发祥于德格;

格萨尔王诞生地德格阿须草原;

境内藏传佛教五大教派并存;

藏区三大画派噶玛噶则画派绘画

与风格独特的建筑和独特的民俗风情,

还有新路海、卡松渡、多瀑沟等自然生态景观群。


摄影:川藏队


爬上雀儿山,鞭子打着天


雀儿山峰的攀登历史

最早追溯到1988年9月,

由中国地质大学

和日本神户大学联合登山队

10人分两批沿北坡首次登顶。

第二次是1997年英国人登顶,

第三次是2002年8月两个韩国人登顶。

2003年7月成都刃脊探险登山队成功登顶

(马一桦、曾山、苏拉王平等6人),

这是该峰有记录的第四支登顶队伍。


摄影:川藏队


从此,

大批民间登山爱好者趋之若鹜,

每年攀登雀儿山的人数不断增长。

据川藏队总队长苏拉王平的粗略数据统计,

从2003年开始,

每年8月和10月组织两次雀儿山攀登,

他们已帮助数千人实现攀登雀儿山的梦想。


摄影:川藏队


现在,

攀登雀儿山主要有两种组织方式,

第一是自主攀登,

即由两位或者多位攀登者搭档,

在不借助高山协作的情况下完成登顶。

第二种是商业攀登,

即参加盈利性的登山公司的团队,

在登山过程中

由登山协作给予登山者任何方式的必要帮助。

国内的登山运动发展得晚,

登山经验少,线路复杂,

更多的人需要在登山协作的协助下完成登顶。

自马一桦首次把雀儿山的攀登

作为商业活动开展以来,

商业攀登雀儿山至今已有13年之久。


摄影:川藏队


 从大本营出发,

碎石坡、岩石、

冰坡、雪坡、冰塔林,

还有很多很多的冰裂缝,

雪山攀登可能遇到的地形都能遇到。

特别是C1-C2这一段,

冰裂缝比较复杂,

如果不知道正确的线路,

在冰裂缝区转上两天无奈下山的队伍也有。

攀登雀儿山

需要运用一些简单的登山技术和良好的体能,

难度适中,非常适合作为提高级攀登的尝试。

雀儿山已经成为国内山友6000米级山峰的首选。


摄影:川藏队


每年的7—10月是雀儿山的攀登季。

8月份为最佳攀登期,

这个时间山上的降雪量相对较少。

10月份,天气若好,风景绝佳。

大本营的红叶等秋色非常漂亮,

C1的冰川也更洁白。

但10月份山上的雪大,

攀登难度也随之加大。


摄影:青衣佐刀


雀儿山主峰有西北、东北两条山脊。

在西北山脊上,

距主峰3公里处是雀儿山II峰,

海拔6119米。

雀儿山II峰,又叫多浦峨扎(6119米)。

主峰攀登路线的C2营地

可以清晰看到位于右边的雀儿山II峰,

往左就是雀儿山主峰。

II峰到顶的最后几百米,

可以看到非常陡峭,

几近于垂直,无雪、裸露的岩石,

攀登难度很大。

曾经有韩国队尝试登顶未果,

目前雀儿山II峰还是未登峰。


山难,不可回避的痛!


山难是每一座雪山都存在的风险,

也是攀登者不可回避的痛,

雀儿山亦如。

2006年8月18日,

雀儿山上发生了一起不幸的山难事故,

一位青岛籍的登山队员“老虎”(绰号)

坠入冰崖裂缝中不幸身亡。

当时,老虎跟随的是青岛Free-man登山队,

队伍并没有选择常规路线,

走的是雀儿山南侧新线路。


摄影:青衣佐刀。(配图与山难无关)


2016年,

一位四川泸州的男性攀登者

在攀登雀儿山登顶后的下撤中,

因严重高反,引发肺水肿离世。

通过这支队伍的向导了解到,

这是支自主登山团队。

8月1日凌晨时分,

他们位于海拔5600米左右的C2营地上时,

便发现死者出现了高原反应,

而且较为严重,已出现有肺水肿的迹象,

但其仍要坚持登顶,

最终导致了悲剧发生!


雀儿山女神——玉隆拉措


雀儿山东麓的玉隆拉措(又叫新路海)

系雀儿山的冰川

冰蚀挖深、冰碛物阻塞河谷出口

而形成的冰川湖,海拔4148米。

新路海不是海,是个冰蚀湖,

南北长约3公里,东西宽约1公里,

湖水最深处约75米。

水源由雀儿山冰川和积雪消融供给,

湖尾流出的溪流为措曲河源头之一。

为四川省境内高海拔湖泊之一,

水色碧绿、游鱼清晰可见,

湖边巨石上有多呷喇嘛(后面有详细介绍)

刻的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哄” 

五颜六色,极赋藏传文化。


摄影:猪利牙


新路海及周围生态原始、完整。

湖泊周围

由高原云杉、冷杉、柏树、杜鹃树和草甸环绕。

以前是白唇鹿自然保护区,

风景绝佳,有"西天瑶池"之称。

湖岸边随处可见大小不一而刻满经文的玛尼石。

湖水清澈见底,没有被污染,

雀儿山登山大本营

也是享用此湖纯净的水源资源,非常方便。


摄影:猪利牙


相传格萨尔爱妃珠牡

被秀丽的湖光山色所吸引,

徘徊湖边流边忘返,在此沐浴梳妆。

后人为了纪念珠牡,取名为玉龙拉措。

玉龙拉措是藏语,

玉是心,龙是倾,拉措是神湖。

玉龙拉措就是令王妃心倾之神湖。

而新路海

据说是当年川藏公路的筑路大军所命名。



一段曾到过的山友,看到新路海后的描述:


“天空的颜色慢慢清朗起来,

云天不再一色,

云带飘舞着从天上下来,

绕在湖边山腰,

山此时在雪白里泛出灰绿,

是杉树模糊的丛丛,

倒影入玉龙拉措的清澈水色,

云不为所注意地挪动着,

低低地,低低地,

似乎要与湖耳鬓厮磨,

却又飘过去,与山缠绵。

天地间是少有颜色的,只有雪色,

雪中莹莹绿意的山湖之色,

和倒映在湖中玛尼石上的六字真言,

是岁月磨洗过的那种红色。

大家看到这样的湖,

似乎有些猝不及防。

先前的大雪

已经撩拨起了一路风尘的心,

感觉到了碰撞,

为此,

翻山越岭艰难呼吸几百公里的疲顿

也似乎稍稍找到了释怀的理由。

在刹那的停顿后,快门不断响起。

有人要与山湖合影,

有人想跟玛尼石拍在一起,

有人越过边缘的湖石,

希望离湖近些,

有人举着三脚架去寻找别致的视界。

大家好像都忘记了寒冷、辛苦、高原反应。”


《赤脚大仙》这张照片是山友青衣佐刀2013年9月底拍摄于雀儿山。突出局部特写,是为了更好的突出故事的主题。


“赤脚大仙”——多呷喇嘛的传说


谈到雀儿山,

就要说说赤脚大仙的故事,

到过雀儿山的人

没有不知道关于奇人赤脚大仙故事的。


他原本是文革期间

逃到山上避乱的本地藏民,

曾在新路海东北方向

一个几十米高的悬崖上,

一个人以洞当屋,

结草为庐生活了十几年。

文革结束,曾经长叩到拉萨,

回来后发现那种世俗的生活,

他已经不适应了。

他更有感情还是那些山水、草木、鸟儿,

于是又重新回到了山上修行,

并义务担负起了保护那块山水的义务。



赤脚大仙是雀儿山这一地区的守护者,

他有很强的环保意识,

喇嘛的身份和学识

让他比普通百姓更懂得尊重自然环境。

从最早开始,

他就极力劝告当地人,

不让他们打猎、砍树、挖药,

告诉他们要保护好这片赖以生存的地方,

特别是玉隆拉措成为景区后,

更不能人为的制造垃圾,不能破坏环境。

沿湖进山的路上,随处可见不少玛尼石,

也是他用别人供养给他的钱财发心请人篆刻的,

就算以后他不再了

这些祈福和心愿还留在这片土地上。



当时还没有开发成景区,

条件很差,住在山洞里,

甚至连鞋子都没有。

至今三四十年了,

不管冬夏,一直就习惯了光脚,

所以被叫作“赤脚大仙”。

其实,他修的是佛,名为多呷喇嘛,

在临近的玉树地区很有威望。

“赤脚大仙”的名头是被过往的游客叫出来的



现在赤脚大仙

住在一个依靠山崖的简易小木屋里,

距离川藏队登山大本营只有20分钟路程,

来登山的队员会去拜访赤脚大仙,

得到喇嘛的加持和祝福,

希望攀登平安顺利。

赤脚大仙既是自然环境的守护者,

也是藏族传统文化的继承者,

在雀儿山这里成为一个人文标志



4900米的平台上躺着一条冰川——雀儿山冰川


这些年来,

赤脚大仙(多呷喇嘛)

感到冬天和夏天都在悄然变化。

“以前冬天冷,夏天也没有多热。

以前晚上睡的时候还要穿厚衣服,

现在都不用。

以前冬天要穿羊皮做的衣服,现在不用。

”大仙回忆说。


在我的记忆里,

雀儿山冰川的退缩是从1958年开始的,

到现在已经近60年了。

“文革”之前冰川末端所在的位置

页面版权所有:成都川藏登山运动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龙兵科技技术支持 蜀ICP备07007570号-1